epub掌上书苑出版的书籍, 共6条结果
排序: 书名 / 出版 / 评分 / 更新

圣女的救济

东野圭吾 / epub掌上书苑 / 2011-02-02 / 0 次下载

天行者

刘醒龙 / epub掌上书苑 / 2011-08-21 / 0 次下载
高考落榜生张英才焦急等待舅舅给他安排工作。身为乡教育站的万站长为两个即将成为民办教师的年轻人分配去向发愁:一个是外甥,一个是旧情人的儿子蓝飞,哪个去盛产男苕女苕深山里的艰苦卓绝的界岭小学呢? 有文艺爱好的张英才委曲进了山。从此,他融进了民办教师勉力办学的爱与恨、忧与痛。进教室吃粉笔灰的猪,自刻油印课本的学生,辍学打工的优等生叶萌,每天笛声伴奏的升降国旗……单纯热血的张英才体味着严峻的教育现状,也感触、认识三位资深同事:教学、照顾瘫妻之余,承担着十几个寄宿家里的学生吃住管理的老好人余校长;节俭、灵活,一切为转正做准备、一丝不苟进行自己人生计划的副校长邓有米;清高、孤傲,与有瘫痪丈夫的王小兰暗中苦恋多年的教导主任孙四海。他们在深山演绎着寂寞、卑微、五味杂陈的岁月,为实现界岭高考零的突破呕心沥血。

荆棘鸟

考琳·麦卡洛 / epub掌上书苑 / 1990-01-01 / 0 次下载

脂砚斋重批红楼梦

曹雪芹 / epub掌上书苑 / 2010-09-02 / 0 次下载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本书是甲戌《红楼梦》的校订本。 本书可以从中窥见曹雪芹生前创作这部小说的早期原貌,并可直接品味到作者的“红颜知己”脂砚斋在甲戌原稿本上留下的1600余条珍贵批语。这是打开《红楼梦》迷宫的一把钥匙! 本书所据底本,是目前发现的11种《红楼梦》指评本中产生年代最早、保存原貌最真切、残缺也较多、但却是最珍贵的一年,由胡适先生1927年发现收藏,现藏美国康奈尔大学图书馆。今据1961年台湾首次面市的影印本校点排印,并悉数收录了原底本及影印本上有关此本的各种资料。 《红楼梦》研究之进入对《红楼梦》早期钞本的研究,是本世纪二十年代初期的事。一九二○年,鲁迅写《中国小说史略》的时候,所用《红楼梦》引文,皆取戚蓼生序本而舍程高木活字本,于此可见,鲁迅当时已重钞本而轻程高本。一九二七年,胡适购得“甲戌本”,翌年二月,发表《考证〈红楼梦〉的新材料》一文。此为红学史上研究《红楼梦》钞本的第一篇专论,也是《红楼梦》钞本研究的开始。于此前后,《红楼梦》的钞本陆续有所发现,至今已得以下十二种。(以其发现之先后为序): 一、戚蓼生序《石头记》简称戚序本,八十回,一九一二年上海有正书局石印,其底本前四十回已发现,今藏上海图书馆①。 二、《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本)简称甲戌本,残存十六回,一九二七年胡适收藏,原为大兴刘铨福藏。此本现存美国康乃尔大学图书馆②。 三、《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己卯本)简称己卯本,残存三十八回,后又得三回又两个半回,现共有四十一回又两个半回。原为董康所藏,后归陶洙,现由北京图书馆入藏。新发现的三回又两个半回,则仍由原发现单位历史博物馆收藏③。 四、《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本)简称庚辰本,七十八回,一九三二年由徐星曙购得,现藏北京大学图书馆④。 五、戚蓼生序《石头记》(南京图书馆藏本)简称戚宁本,八十回,南京图书馆旧藏。 六、梦觉主人序《红楼梦》简称甲辰本,八十回,一九五三年发现于山西,现藏北京图书馆。 七、乾隆抄本百廿回《红楼梦稿》简称梦稿本,一百二十回,一九五九年春发现,现藏中国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图书馆⑤。 八、蒙古王府藏《石头记》简称蒙府本,原八十回,钞配成一百二十回,一九六○年发现,现藏北京图书馆。 九、舒元炜序《红楼梦》简称舒序本,残存四十回,吴晓铃旧藏,朱南铣有影钞本,藏北京图书馆⑥。 十、郑振铎藏钞本《红楼梦》简称郑藏本,残存二十三、二十四两回,郑振铎旧藏,现藏北京图书馆。 十一、杨州靖氏藏钞本《石头记》简称靖藏本,八十回,靖应鹍旧藏,已佚。 十二、列宁格勒东方学研究所藏钞本《石头记》简称列藏本,八十回,缺五、六两回,实存七十八回,苏联科学院东方学研究所列宁格勒分所旧藏⑦。又乾隆五十六年辛亥萃文书屋木活字本《新镌全部绣像红楼梦》,世称程甲本者,其底本亦系脂本系统之早期钞本,合此,则《红楼梦》不同之早期钞本,实已可算得十三种。除靖本已佚,只存脂批遗蜕外,其余十二种,或则吉光片羽,或则赵氏完璧,要皆为研究《红楼梦》钞本之珍贵资料,不可或缺者。己徃研究《红楼梦》的钞本,都是单独地、孤立地对各本作研究,从未将这些钞本联系起来作排比式的研究。这是因为一方面这些本子都分散收藏在各人手里或在图书馆里,不可能由一个人或几个人把它们集中起来作研究;另方面,也是因为当时对版本的研究,还很初步,还未发现这些版本之间的内在联系。一九七七年七月,《论庚辰本》一书开始把己卯、庚辰两个本子排比起来研究。获得了很多新的发现。我在研究这两个钞本的时候,实际上又突破了仅仅在这两个钞本之间的排比对照,而是查阅了以上所能查阅到的除靖本、列藏本外的各种本子,特别是还对照了木活字本系统的程甲本和程乙本。实践启发我,研究《红楼梦》的早期钞本,必须把它们联系起来,作周密的排比考察以揭示它门之间的内在联系,同时再作各别的深入的研究,以辨明各个钞本的独特性。只有这样从宏观到微观或从微观到宏观地全面考察,才有可能对这些钞本作出科学的接近客观真实的正确判断。 甲戌本又称脂残本,脂铨本。题“脂砚斋重评石头记”,见于各册首回首页首行。因第1回第8页楔子正文中“出则既名,且看石上是何故事”句上,比他本多出“至脂砚斋甲戌抄阅再评,仍用石头记”15字,指明所据底本年代,故名甲戌本。甲戌年,是乾隆19年(1754)。存十六回。即1至8回、13至16回、25至28回。第4回回末缺下半叶,第13回上半叶缺左下角。四回一册,共四册。每半叶12行,行18字。 甲戌本是现存各抄本中最珍贵的一种,最接近曹雪芹原稿的本来面貌。此本祖本可能是脂砚斋的编辑本。理由是每页版心下部都有脂砚斋的署名,有些地方虚以待补,如若干回的回前诗,仅有“诗曰”空悬。林黛玉眉目描写尚未成文,其下半句以朱笔空围。底本无拼凑现象,正文很少修改,有部份批语系从另本移录。 此本第1回有畸笏叟丁亥春的行侧朱批,墨抄总评也有作于丁亥者,说明抄录时间在乾隆23年丁亥(1769)之后。 第1回第1页第1行顶格题“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2行“凡例”二字,第3行起凡例五则,末题诗一首。陈毓罴认为这一段是脂批,正文当从“列位看官”起。其中第一至四则及题诗,共414字,为此本独有。第五则“此书开卷第一回也,作者自云……”,后来本子仅存此段作为引言,与正文混同,遂成了正文开始。凡例之末诗前横书“诗曰”二字,脂系钞本题诗多这种格式,下七律一首:“浮生着甚苦奔忙。盛席华筵终散场。悲喜千般同幻渺。古今一梦尽荒唐。谩言红袖啼痕重。更有情痴抱恨长。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尾联“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脍炙人口,为论红著作所常引用。 第1回第4页下第1行“丰神迥异”句下至第5页上末行“大展幻术,将”句之间,较他本多出一段文字,恰好两页,400余字。又第5回,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与警幻之妹兼美成亲的一段情节,与各本也不同。 此本有眉批、侧批、双行批、回前回后批多种,无署名及日期。其中朱墨抄录双行批是此本一大特色。有九回无批。此本独出的批语都在第6、第8回。所存各回脂批远多于其他脂本,尤有一些重要批语为他本所无。如第1回“满纸荒唐言”诗眉批“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余尝哭芹,泪亦待尽。每意觅青埂峰,再问石兄,奈不遇癞头和尚何?怅怅!”这条批语是持曹雪芹卒于壬午年(1763)论者的首要依据。 值得注意的是,此本不避康熙帝的“玄”字讳。 书中有刘铨福几条跋,又有其友濮文暹、濮文昶兄弟跋。胡适、俞平伯、周汝昌在其上亦有批跋。纸黄脆,已经一次装裱。第13回首页缺去小半角,衬纸与原书接缝处,钤有“刘铨福子重印”章。 甲戌本原为清朝大兴刘位坦得于京中打鼓担中,传其子刘铨福。内有刘铨福在同治2年(1863)、同治7年(1868)所作的跋,极有见地。另有刘铨福的友人绵州孙桐生(署“左绵痴道人”)批语30余条。之后流传不详,1927年夏此本出现于上海,为刚刚归国的胡适先生重价购得,是为首次发现的传抄残本。胡适根据上述第1回中文字称此本为甲戌本,开以干支年份定名红楼梦各钞本之先河,并且认为甲戌本“为世间最古又最可宝贵的红楼梦写本”,所以适之先生视此本为平生秘本,向不轻易示人。1948年12月16日胡适南下,临行匆忙,一生藏书俱皆抛下(由北大图书馆收得),只随身带走了这一十六回的甲戌本和他另藏的一部程乙本。1962年胡适去世后,将此本寄藏于美国康乃尔大学图书馆,现已被上海博物馆购藏。 1961年5月,胡适将此本交台北商务印书馆影印出版,该影印版为朱墨两色套印,附胡适的“影印乾隆甲戌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缘起”及跋,印数500部。次年6月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据该版朱墨套印翻印出版,两种:甲。线装一函两册,保留胡适的序和跋;乙。依原大四册,去尽胡适手迹,附有俞平伯先生的后记及红楼梦年表,大陆发行。1973年12月上海人民出版社据62年版重印,删去后记,线装四册;1975年5月出平装一册。1985年9月上海古籍出版社影印,据台湾商务版。 (一)甲戌本 (1)乾隆甲戌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1962年6月1版1印,线装一函二册,印500部。此本据胡适原本影印。著名收藏家吴晓铃藏书,盖有“晓铃藏书”章。 (2)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1962年6月1版1印,线装一函四册,印1500部。去尽胡适涂抹痕迹,删去胡适的藏章、题署和胡适所作的“缘起”和“跋”。著名收藏家吴晓铃藏书,盖有“晓铃藏书”章。 (3)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上海人民出版社1973年12月1版1印,线装一函四册,印1000部。卷首有《出版说明》,本集删去了与胡适有关的全部痕迹。 (4)乾隆甲戌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为“纪念曹雪芹逝世240周年”特印,线装一函五册,印500部,2003年纪念版。本集除“缘起”未刊外,其余均照胡适原本印刷,还增加了胡适、刘铨福的有关资料,另附有国内外同道的钤印四十五方,卷首冯其庸题记。此本著名红楼梦文献收藏家杜春耕先生赠送,盖有“春耕赠书”章。 (5)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本 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4年10月1版1印,线装一函四册,只印240部。本集系“纪念曹雪芹逝世240周年,扬州国际红楼梦研讨会”特印,盖有“研讨会”大印。卷首冯其庸“弁言”,并蒙冯先生签署。 (6)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本 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4年10月1版1印,线装一函四册,印1000部,编号发行。 本集系“北京植物园黄叶村曹雪芹纪念馆为纪念曹雪芹逝世240周年特别制作”,盖有“黄叶村曹雪芹纪念馆”和“黄叶村曹雪芹纪念馆建馆二十周年纪念”印两方。卷首冯其庸“弁言”,卷后有植物园园长写的“跋”。 本集编号155,曹雪芹纪念馆馆长“黄叶村李明新”钤印。 (7)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本 为了纪念曹公梦奠四甲子,梦梅馆特印240部,线装一函四册。卷首梅节“弁言”,卷后杜春耕“甲戌八十年(代跋)”。另附有胡星垣致胡适的信,胡适影印甲戌本删去的五条批语,刘铨福后人所藏《雪芹》章及竹翁小记,荘少甫为刘铨福绘的“竹楼藏书图”及胡适为该图所作的“跋”。此外还附有海内外同道钤印一百五十余方,此次所集的印章,涵盖了全世界著名红学界专家于一堂,钤印之多、之精、之全,前所未有,可谓集中了“当代篆艺之大观,文人印鉴之萃珍”,“琳琅满目,美不胜收”。(玩石山人语) 本集另一特色是两位大师在“弁言”和“跋”中阐述和讨论了有关曹雪芹卒年及版本源流和成书过程,必然会引起红学界的关注,这是其它《甲戌本》所不具备的。 本集梅节、杜春耕先生赠送,盖有“梦梅馆聚红轩敬赠”章。 (8)乾隆甲戌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年4月1版1印,线装一函四册,锦缎函套,印1500部。卷首魏同贤“重印说明”,此集保留了胡适的题署和藏章。 (9)乾隆甲戌抄阅再评石头记 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年9月1版1印,平装一册,印12000部。 (10)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上海人民出版社1975年5月1版1印,平装一册,印20000部。 (二)己卯本 (1)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5月1版1印,线装一函五册,印2000部。为了恢复己卯本的原貌,本集把陶洙过录的脂批及能确定是陶洙校过的文字,全部清除。可贵的是本集经红楼梦版本学家郑庆山先生据其他脂本用铅笔作了大量地校正,天头多处有“庆山”及“郑改”字样,估计此本可能是先生的工作本。 本集卷首有冯其庸作的“序”。 (2)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7月1版1印,平装二册,印25000部。 (3)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7月第1版,1985年6月第2次印刷,精装32开一册,印7400部。 (4)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己卯本 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3年10月1版1印,仿真版,精装16开四册,三色印刷,印300部。本集全部保留了武裕庵抄补校改及近人陶洙过录的甲戌、庚辰本的批语和抄补部分。在印刷方面,不知是否失误,有错页,其原故尚未得到说明,不过其颜色、层次和质感,已达到乱真的程度。 (5)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上海古籍出版社2005年4月1版1印,线装一函五册,锦缎函套,印1500部。本集正文“序”全同1980年上海古籍版,只是卷后添加了“附录”和“后记”。其实2005年版应该是第2版或是第2次印刷更妥。 (三)庚辰本 (1)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文学古籍刊行社1955年11月北京第1版,1955年12月上海第1次印刷,线装一函八册,印500部。 (2)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文学古籍刊行社1955年9月北京第1版,1955年10月上海第1次印刷,精装二册,印2100部,实存第2册。 (3)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人民文学出版社1975年10月1版1印,平装四册,印20107部。 (四)戚序本 (1)国初钞本原本红楼梦(石印小字本),上海有正书局民国九年(1920)三月初版,一函十二册。 (2)戚廖生序本石头记 人民文学出版社1973年12月1版1印,线装二函二十册,印数不详。 (3)戚廖生序本石头记 西泠书社2003年11月1版1印,线装二函二十册,锦缎函套,印500部,卷首张俊生“题记”。有幸承先生签署。 (4)戚廖生序本石头记 人民文学出版社1975年6月1版1印,平装八册,印20200部。 (5)戚廖生序抄本石头记 南京图书馆藏,二函二十册。本集未出版影印,这是复印件。 (五)王府本 (1)蒙古王府本石头记 书目文献出版社1987年9月1版1印,精装六册,印数不详。 (六)梦稿本 (1)乾隆抄本百二十回红楼梦稿 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1963年1月1版1印,线装一函十二册,印1500部。著名收藏家吴晓铃藏书,盖有“晓铃藏书”章。 (2)乾隆抄本百二十回红楼梦稿 上海古籍出版社1984年6月1版1印,精装一册,印8000部。 (七)甲辰本 (1)甲辰本红楼梦 书目文献出版社1989年10月第1版,1993年10月第2次印刷,精装四册,印1500部。 (八)己酉本 (1)舒元炜序本红楼梦 中华书局1987年6月1版1印,精装二册,印300部。《己酉本》未出单行本,原刊《古本小说丛刊》第1辑第四、五分册。 (九)列藏本 (1)石头记 中华书局1987年1月1版1印,线装二函二十册,印330部。 (2)石头记 中华书局1986年4月1版1印,精装六册,印10000部。 (3)石头记 中华书局1986年4月1版1印,平装六册,印10000部。 (十)郑藏本 (1)郑振铎藏残本红楼梦 书目文献出版社1991年12月1版1印,平装一册,印数不详。 (2)郑振铎藏石头记残抄本 红楼梦农工研究小组2004年6月,为“纪念曹雪芹逝世240周年及《红楼梦》农工研究小组成立十周年” 特印,线装一函一册,印500部。 (十一)程甲本 (1)程甲本红楼梦 书目文献出版社1992年3月1版1印,精装32开,六册,印数不详。 (2)程甲本红楼梦 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1年6月1版1印,精装16开,四册,印300部。 海外脂评本知多少 (一)甲戌本 (1)台北商务印书馆1961年5月初版,1962年6月重印,1975年12月第3版(2)台北宏业书局1981年(3)香港友联出版社1961年 (二)己卯本 (1)台北里仁书局 (三)庚辰本 (1)台北文渊出版社1959年1月,平装四册,精装二册(2)台北联亚出版社1977年(3)台北广文书局1977年4月,精装四册(4)台北宏业书局1979年精装四册(5)香港中华书局香港分局1977年 (四)戚序本 (1)台北商务印书馆12册(小字本)(2)台北学生书局1976年4月四册(3)台北广文书局1977年4月,精装四册(4)台北艺文书局 (五)梦稿本 (1)台北联经出版事业公司(2)台北广文书局1977年4月精装二册(3)台北鼎文书局(4)《校订本红楼梦》潘重规校订,1983年香港中国文化大学中文研究所印行,精装一册,另附《校定本红楼梦札记》精装一册

神曲

Herbert George Wells / epub掌上书苑 / 2008-01-01 / 0 次下载

呼啸山庄(Wuthering Heights)(中英双语版)

艾米莉·勃朗特(Emily Bronte) / epub掌上书苑 / 2011-02-18 / 0 次下载
夏洛蒂和传记作者告诉我们,爱米丽生性独立、豁达、纯真、刚毅、热情而又内向。她颇有男儿气概,酷爱自己生长其间的荒原,平素在离群索居中,除去手足情谊,最喜与大自然为友,从她的诗和一生行为,都可见她天人合一宇宙观与人生观的表现,有人因此而将她视为神秘主义者。其实人与自然的关系,从来就是人类文明史上重要的命题,爱米丽不过是步历代哲人、隐者、科学家、艺术家后尘,通过生活和创作,身体力行地探寻人与自然的关系。 由于爱米丽一生经历简短,她既未受完整系统教育,又没有爱情婚姻实际体验,人们对于她能写出《呼啸山庄》这样深刻独特的爱情绝唱也曾疑惑不解。对这一问题,早有人以“天才说” 做出解释,而经过百余年的研考据,传记作者和评论家又提出了更加令人信服的凭据。爱米丽以及她的姐妹,虽然生长在苦寒单调的约克郡,她们的父亲帕特里克·勃朗特却来自北爱尔兰,母亲玛丽亚·勃兰威尔是威尔士人。这一对父母所属民族的祖先,同属具有冲动浪漫气质的凯尔特人,而且二人都不乏写诗为文的天分:帕特里克又一向怀有文学抱负,曾自费出版诗集;玛丽亚出嫁前写给帕特里克的情书,也是文采斐然。继承了父母的遗传基因,又受到荒原精神的陶冶哺育,爱米丽的艺术天才无疑并非无源之水;而且她家那座荒原边缘上的牧师住宅,外观虽然冷落寒酸,内里却因几个才智过人的子女相亲相携而温馨宜人。他们自幼相互鼓励、切磋,以读书写作为乐。这一方面大大冲淡了物质匮乏之苦;同时也培养锻炼了他们的写作功力。 爱米丽的写作,从诗开始,她在着手创作《呼啸山庄》之前十六七年间,陆续写出习作诗文《贡代尔传奇》和短诗,如今所见,仅近二百首诗。姑且不论它们本身的艺术价值,这些文字起码也是创作《呼啸山庄》这部不朽之作的有益准备。换言之,她写《呼啸山庄》,是她写诗的继续。她的诗,真挚、雄劲、粗犷、深沉、高朗,这也是《呼啸山庄》的格调。 Emily Jane Bront? (July 30, 1818 – December 19, 1848) was a British novelist and poet, now best remembered for her only novel Wuthering Heights, a classic of English literature. Emily was the second oldest of the three Bront? sisters, being younger than Charlotte and older than Anne. She published under the masculine pen name Ellis Bell.